今天是      我要报名学习:网上填写报名表 | 打印报名表      我要加入协会: 网上填写报名表 | 打印报名表
艺术评论
袁运甫:中国艺术要有中国气
潘天寿谈艺录:艺术的民族性
蔡京为什么得不到公正的待遇
论画十则
墨韵诗情画今生---施佰顺
“天人合一”观所对应的花鸟
《簪花仕女图》创作年代再考
汉字风格体系论
论西洋画对中国画的影响
浅论唐楷法度的困与解
艺术批评
走出平庸——对当代青年书法
刘文西:范曾不能称为大画家
"丑"之为美——兼谈书法的
朱其:中国当代艺术看了想吐
城头变幻大王旗
批评的热病
生命政治与图像记忆
中国当代艺术会“慢慢长大”
谁来关注市场之外
艺术批评的哲学主体
名家在线
欧阳中石:书法是素质教育
陈丹青:记吴冠中先生
龚产兴:情系漓江山和水
何家英工笔画艺术论
何家英:写生弥补想象力
靳尚谊:艺术新旧不重要 好
吴冠南谈大写意花鸟画教学
九十不老的黄永玉:无愁河的
名家讲坛
梅墨生:中国画传统与中国文
栗宪庭:中国艺术市场解决方
重新认识现代主义
在“理论”的注视下
  当前位置:首页 ->> 理论教学 ->> 艺术批评 ->>
批评的热病
来自:《当代批评》    作者:段炼    时间:2012/8/30   阅读1409次     【
分享到: 更多
摘要:美术界对批评的不满由来已久,各种说法都有,最近有人就说“批评界集体失语”。对这说法,我不敢苟同,因为眼下美术批评正是热闹的时候,而对某一话题集体失语,多半是那话题本身有问题:也许那话题乏味,也许那话题技术含量低,也许那话题容易得罪人,也许那话题没钱可赚。

    美术界对批评的不满由来已久,各种说法都有,最近有人就说“批评界集体失语”。对这说法,我不敢苟同,因为眼下美术批评正是热闹的时候,而对某一话题集体失语,多半是那话题本身有问题:也许那话题乏味,也许那话题技术含量低,也许那话题容易得罪人,也许那话题没钱可赚。

    但这并不是说批评界自身就没毛病了,相反,毛病很多很厉害,其中一个早就被人指出的老毛病,至今依然如故:浮躁、跟风赶时髦、不肯静下心来思考。

    比方说,去年前年图像的话题很热闹,批评界一窝蜂拿图像说事,但是进入2010年,这话题一下子就冷下去了,好像人们一夜之间都对图像失去了兴趣。说这毛病像股市吧,不确切,因为股市还有个反弹的时候。或许该说这毛病像甲流或非典,都是鸡瘟猪流感吃野味惹的祸,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来无踪去无影,神龙见首不见尾,像地震一样没有可预测性。但是,这么热热闹闹一阵,大家把图像问题讨论清楚了吗、讨论深入了吗?无非是踩一下水湿湿脚而已,你踩我踩大家踩,表示“我这回也图像了一把”,说白了就是做了一次潮人。且看那些关于图像的文章,有什么理论水平?不过是一阵浮躁罢了。

    我称这老毛病为批评的“热病”。如果你读过奥地利作家茨威格的小说《马来狂人》,你就会知道这是热带丛林的一种恶性传染病,带有神经和心理病毒,害得人心慌意乱、终日狂奔、汗流浃背。是的,当今批评界也有类似热病:一个问题还没搞清楚就撇下不管了,急慌慌转向另一个时髦话题,就像近乎窒息的狂人追逐热浪,满口胡言乱语。

    批评并不是张嘴瞎说,而要有理论依据。批评界的潮人说图像,多半是捡了个时髦术语。21世纪初的图像研究,大体有三类,一是文学界和文化批评领域的图像研究,偏重玄学,故作高深,说些话大而无当,把读者吓跑了事。二是传媒影视界的图像研究,偏重技术,显得很专业,与电子设备瓜葛多,不会玩设备的人也会被吓跑。三是美术界的图像研究,既无形而上的高度,又无形而下的低度,两头都不沾,空洞无物,潮人开口全是图像,却全不似图像。

    今年可好,一开春就有了新话题:抽象。批评界的潮人们扔下图像,赶紧转移阵地,像赶场子跑庙会一样猛冲到新地盘上抽象一把,如热病抽风般又做了一次潮人。其实,抽象的话题早就有,去年就在议论,但火在今年,谁若不抽象一回,谁就落伍了、就边缘了。可是,把那些抽象的时髦文章拿出来看看,有几篇具有严肃的理论深度、有几篇是有分量的?无非是自说自话,又一阵浮躁罢了。

    不料,今年还没过一半,抽象竟已过时,批评家集体转了向,扔下抽象,大谈历史。拜托,讲点批评的独立性和自主性好不好,别老跟着黄金时尚的风向标转。

    如果脱掉时尚的外衣,批评界的潮人还剩下什么?演艺界的潮人可以露出腰身来肉搏,拼个沟什么的,批评界的潮人没有沟,只露出两个字:无耻。此话怎讲?前面刚说了,批评要有理论依据,可是眼下的批评有两大类:研究性的批评、吹捧性的批评,前者讲究理论依据,后者是拿了人的钱,只好瞎扯一通。批评写作是一种智力和精神劳动,替人干了活当然要拿报酬,可问题在于批评家的职业态度。我的主张是:虽然替别人干活,但要把这活当回事来干,要对得起雇主、更对得起自己,别制造文字垃圾。也就是说,别人要开画展了,或者要出画册了,请你写篇千字文,付你几千块万把块钱,你就不要糊弄。文章虽短,你也得有个像样的观点,或者至少讲究点写法,不要信口开河。可是批评潮人不肯费这工夫,拿了钱,笔下千言,一味吹捧,却没个实在的说法,通篇唱高调,不仅胡说八道,而且丢人现眼。

    如果批评界的潮人没有理论修养,只会吹捧,那么吹捧也得有个依据。当然,艺术不是数学物理化学,难以量化观之,但是,艺术批评并非绝对主观,某些客观依据还是存在的。比方说评价写实绘画,造型能力和技法技巧就是依据之一。有些写实画家的作品实在不敢恭维,画中人的胳膊和身体对接不上,脖子也扭着,像是晚上睡觉落了枕,或者画面色彩各不相干,整个一匠人之作,却被潮人吹捧成天上的大作。这样的画、这样的文章,居然还敢拿出来示人,可谓不知耻而勇,真是奇怪了,怎么还不去跳楼?

    英国19世纪中期的著名美术批评家罗斯金有句名言:何谓文明?文明就是立功、立言、立艺的结果。所谓立功,古希腊人修建神庙,那些建筑保留到了今天,便是立文明之功;所谓立言,古希腊哲学家的著述在今天仍是我们做学问的必修课,此乃立文明之言;所谓立艺,古希腊艺术家的雕刻作品,两千多年后仍是我们仰视的神品,即为立文明之艺。中国古代也有类似说法,儒家讲究立功、立言、立德,虽与罗斯金有一字之差,但也算不谋而合。况且,我们还有“德艺双馨”之说。用这些要求来反观批评界的潮人,却是无德无艺。那么,他们究竟追求什么?当年乾隆皇帝下江南,看见大运河上船来舟往,一派热闹,便问舟船何以忙碌,大贪官和坤回了句老实话:天下熙熙皆为名趋、天下攘攘皆为利往。

    批评潮人所立者,名利二字,与文明无关。大运河上这些弄潮儿,整日忙忙碌碌,饭局、开幕式、研讨会、名家对话,熙熙攘攘,名来利往,恨不能赶紧到央视的百家讲坛去开讲。这样忙碌的潮人,能指望他静坐下来认认真真写点东西、踏踏实实做点学问?见鬼去吧,潮人原本就不是做学问的,说穿了就是批评界的混混,只不过混法不同,不像街头童党,而是模仿演艺明星,混个艳照门、走光门之类,以达炒作之目的。

    话说回来,谁不为名为利?大家都别假装清高。可是,为名为利总得有个前提,这就是挣取名利的真本事,而不是靠两片鸭嘴嘎嘎瞎扯,做批评不能太无耻。

    且让我仍说图像。图像问题至今还远没研究深入,潘诺夫斯基的理论却过时了,潮人们转而追求别的时尚。我因此要问:我们对潘诺夫斯基究竟了解多少?对潘氏的认识论和方法论,批评家们大多说是三个层次:前图像志、图像志、图像学。然而再仔细读读原著,有没有读到潘氏最后还有一层,即反过来进行验证的“纠偏之举”(corrective measure) ?当然,可以说这算不得一层,但是有多少批评家看见了这一“举”?看书读图浮光掠影,不得要领,是潮人热病的症状之一。西方批评家读图,重视潘氏的第三层,即超越图像之上的历史、文化和人格引申(extended theorization),但这引申却以第二层的图像阅读为基础。批评潮人的理论水平,连第二层次也搞不明白,面对一幅文艺复兴绘画,完全不知道画中图像是什么意思,不明白图像符号的所指,就会一句拾人牙慧的“人文主义”。

    但是,批评潮人个个都很聪明,他们在学习和借鉴西方理论与方法时,都是跨越式的,他们不需要第二层的图像解读,而是直接进入潘氏第三层去大加发挥,真的是高屋建瓴、口若悬河、滔滔不绝,以三寸不烂之舌,化腐朽为神奇,将匠人吹捧成大师。这一刻,就像犹大赴最后的晚餐,悄悄摸着钱袋,心里想着名利双收,哪还顾得上无耻二字。

    热病患者的面相特征是双目暴突,批评潮人也总是鼓着甲亢般的两只眼,像饿狗嗅食一样搜寻新的时髦话题,随时准备转移阵地,随时准备扑向新的食物。

    可惜,对批评的热病,至今还没有猛药。

上一篇:城头变幻大王旗 下一篇:生命政治与图像记忆
  精彩推荐
走出平庸——对当代青年书法创作的思考
刘文西:范曾不能称为大画家
"丑"之为美——兼谈书法的审美标准
朱其:中国当代艺术看了想吐
城头变幻大王旗
批评的热病
生命政治与图像记忆
中国当代艺术会“慢慢长大”
谁来关注市场之外
艺术批评的哲学主体
>>浏览全部0条评论
主题:
验证码:
 
内容:
您的IP:54.198.55.167,请注意文明用词

中国书画函授大学二维码,扫一扫,更多精彩!
微信号:shuhuadaxue

         编辑团队  教育团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人艺术网 中国书画函授大学  报名咨询:010-51656981 人人微信:renrenshcom  QQ:1263831886、1252288578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
QQ群:书画大学二群:174248777;书画大学群:110889072 京ICP备09074376号 版权所有 ◎ Copyright 2004-2018